數位廣告,網路趨勢,告訴你最真實的體驗

非網路人及創業圈看 Wired 台灣站

三月 24, 13 • 網路趨勢No CommentsRead More »
「剛開始在台灣辦《Wired》,講得誇張一點,有點像是要在非洲辦一本《經濟學人》。」先不討論這種說法對台灣的網路業或媒體業的努力有多大的不尊重,或是對整個非洲大陸的偏見與歧視。我覺得Wired.tw比較像是從鎮瀾宮請了一尊媽祖,旁人都以為是要發揚媽祖慈悲助人的精神,但是現在卻發現那尊媽祖只是裝飾藝術,迎媽祖的人其實不信媽祖,也不打算發揚什麼精神。

知名作家及部落客 – 李柏鋒

對於長久觀察的人來說,一定知道原生的Wired(http://www.wired.com/)和台灣的Wired(http://wired.tw/)是截然不同的。以現階段的Wired.tw,文章甚至比一般部落格還弱,更別提那些稍有後台編輯的共筆部落格。其實,如果Wired.com知道Wired.tw被拿來這樣比,已經夠不堪了。

原生的Wired,報導會讓人驚嘆和受到衝擊,像是你的思維會被巨大洪流給沖刷那樣。我不期望台灣的Wired能馬上呈現這種力量,但如果編譯、報導的取材都偏離了原生的Wired,那也實在很可惜,甚至還讓人誤以為:Wired就這樣而已?並不是。但如果我沒有同時訂閱原生Wired的RSS,可能就真的以為Wired就這樣而已。但就是因為有比較,所以覺得Wired.tw很weird。

我原本是相當期待台灣的Wired,如果能把原生Wired的那些「科技與人文的交會」,以及讓人驚嘆的各種創意和科學進展介紹給台灣,該有多好!至少減少語言的隔閡,讓巴別塔矮一點。只是,沒想到這塔,反而更高了。

Wired.tw是要介紹台灣給全球?

後來才發現不是這樣。原來,Wired.tw是要把台灣,或是亞洲介紹給全球。但是一想,這也不對,要讓全世界都看到,那總是要用英文呀!用華文介紹給全世界?那肯定無效。

我回顧了一下台灣的Wired開始時,總編戴季全說:「我們現在有個任務:根據現在的時空環境,重新發明《Wired》,尤其是屬於台灣的《Wired》。我的想法是,紙本絕不是唯一的形式,我甚至不想要追隨現下數位雜誌的形態。那麼《Wired》到台灣之後,該怎麼走?目前我們的概念是集合並長期追蹤《Wired》關注的議題與人物,再聯合關心這些主題的讀者,形成一個社群,和我們一起觀察這些議題的走向。這是一個活的形態,大家可以用電腦或行動裝置去包圍、討論它。」

Wired.tw開辦一年後,總編換人,說是前總編戴季全的階段性任務結束了,但當初所說的,卻並沒有作到,完全沒有。連我這個原本對Wired.tw有所期待的人,都不太看了。這社群,不但沒有形成,只怕比過去更散,或是改在其他地方集結了。

當時,引Wired到台灣,認為比香港或新加坡更有優勢。現在看來,或許當初香港能做華文的Wired,結果會是比較好的。要做台灣和世界的橋樑,不能只在本地搞,但我真的看不到對外的觸手。

Wired不該存有貴族心態,Geek在哪?

會有這些想法,主要是因為在TechOrange上面有一篇Wired.tw的新舊兩位總編的對話記錄,但這些想法,真的無法認同:

1. 「我們做網路的,不會要人去接受什麼、看什麼,我們是提供好的選擇,讓別人去選擇,然後我們再想辦法補強。」這意思是說,Wired.tw不懂或不做媒體應該做的本份-策展?

2. 「我認為,紙本是給還不那麼熟悉網路媒體的人看的。麻煩的是這些不熟悉網路的人,大部分是現在的決策者、掌握資源的人。這些人有義務了解、知道網路上流傳的資訊,但因為他們不在網路上閱讀,所以我們就做紙本給他看。」我想內容的好壞才是重點,就算我這個熟悉網路媒體的人,都對Wired.tw失去興趣,那更別提其實內容不好,也不懂紙本價值,做出紙本真的能有什麼衝擊?有這種想法,就是不知道傳統媒體的價值啊!就像是講到行銷,腦海只剩下Facebook一樣。但事情不是這樣的!

3. 「你沒有網路化,泡沬化的就會是你。」嗯…泡沫化在經濟上是指「資產價值高於實際」,所以泡沫化的形成會有膨脹期,請問發生了嗎?網路化就能救?還是這裡的泡沫化,是新的定義,指的是產業的快速消逝?所以網路化是所有產業的救世主?

延伸閱讀:從Wired 到 Wired.tw, 媒體到台灣為什麼全變形了?

以上文章轉自:李柏鋒臉書

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.
Circle 專欄作者- 歡迎各位投稿。 通過審核後,將會排版配圖發文! 投稿請進以下網址: http://www.circle.tw/about-circle 或洽本站各編輯

Tags: , , ,

Facebook 留言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